【鼠猫】中秋·中元赋〓〓昭然明月穿堂入 落棋不悔慕秋来

摄影:不呼吸的鱼 最 

协力、打板:vini tako 

感谢楔子(腹黑的兔子)的猫儿官帽,感谢天讞的老鼠衣服 



CN 

白玉堂:kuku 
展昭:芽猫 

文案:芽猫
PS:芽猫 kuku








展昭穿戴整齐走到院中时方忆起今日中秋,相爷给了假的。 

 


父母早逝,家中只有一个老仆守着宅子,这中秋之夜万家团聚,自己倒没了去处……也不知道那老鼠怎么样了。

 


展昭这样随意想着,便又折了回去。

 





白玉堂上回到这里时正是七夕刚过中元未到的时候。

 


那时他新伤未好,本该在陷空岛静养的,却在那日忽然“造访”。

 


手持画影轻轻挑开如往常般虚掩着的半扇窗

 


照例潇洒利落翻窗而入

 


倒把正在书桌前写信的展昭微怔了下

 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
白玉堂微微挑眉:“见着了灯光,知道你肯定在。”

 


蹲在窗台上,某老鼠一眼瞥见了桌上信笺,眼角含笑道:“哟~~猫儿这是想爷了?”

 


“少胡说八道。”展昭合上信笺时白玉堂早将画影挂去了床头,自己则在一旁坐下,双脚悠闲地往桌沿上一抵。



 


展昭见他精神虽好却面色不佳:“你的伤……不碍事了?”白玉堂不满地伸手就想敲猫头:“那点小伤能碍爷什么事!”

 


展昭引着他就往床边走:“还是让我瞧瞧吧。”

 


白玉堂却一脚踩上椅面居高临下邪魅笑道:“猫儿,这天色还未晚呢,你倒急着拉我上床?”,手中折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膝盖

 


…………展昭瞬时握拳无语,半天才在心里狠狠骂道:这泼鼠甚是无赖……

 


这老鼠定是伤得不轻才不让自己瞧,不能让他得逞,如是想着,还是拽白玉堂到了床边。

 


揭开里衣,伤口果然是绽开来了,染红了应是才换上的绷带,微微皱眉:“敢情白五爷您身上流的是别人的血?”

 


已经错过七夕,为了能在中元前回到开封的确没少赶路,伤口很痛,微微垂下眼帘,嘴上却依旧调笑道:“诶诶!你……这猫下手可真重。”

 


展昭不理他,自顾自换绷带,白玉堂见这猫认真神态,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

 


凑近他耳边轻声道:“猫儿,七夕未见,爷许你一个中元可好?再许你一个中秋,再许你一个重阳、下元、腊八、除夕……”“好了。”展昭假装没听到某人絮叨,帮他整好衣衫就要起身。

 


白玉堂却不依了:“怎么,吃遍爷的豆腐这样就想走了?”

 


展昭回瞪:“你要怎样?快给我好好躺躺,起来再说。”

 


白玉堂忽的手下使力拉展昭坐到了床边,鼠爪跟着压上:“那猫儿便陪我一起‘躺躺’吧。”

 


展昭嘀咕了一句什么,白玉堂没听清,才将耳凑上想要细听却被对方忽然出手点住了穴道,动弹不得。

 


白玉堂急道:“你这狡猫!快给爷解开!”展昭却只当未闻,将他塞入被中。

 


“玉堂莫急,这穴道一个时辰后便自解了,横竖你便躺会儿吧。”说完放下帐子便出门去了。

 

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

 


夜暮霭霭之时,展昭提着什么从外头归来

 


恰好撞上已经解了穴正要出去寻他的白玉堂。

 


展昭微微一笑道:“玉堂醒了,刚好。”说着,提起手中的蓝布包袱置于桌上。

 


“一品轩的绿豆百合汤,解解暑气正好。”

 


那一品轩离这儿颇有些脚程,里头的食点正是自己最爱,这绿豆汤还带着点儿冰镇的寒意,想这猫没少奔波便也不计较他刚才点自己穴的事了:“算你这猫还有点良心。”

 


那日倒好像是展昭自己吃得更多些。

 





展昭望了望窗外,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到了与那日一般的时辰了

 


缓缓闭了窗,中元过后白玉堂便又被接回去修养了,伤势不轻,今日怕是不会来了罢。

 


沐浴完毕后独自坐在小院里饮了一小瓶酒,身边空落落的平时不觉得,此时此景倒有些伤感起来

 


自嘲一笑:“何时这般儿女情态了。”

 


酒不多,却也有些恍了神思,似乎那人就在眼前。

 


夜凉如水,将自己吹得清醒了些,心中微微一叹,才进了屋。

 





白玉堂真正到开封府时已是月上中天的三更天了。

 


展昭房中还亮着灯



 


推门而入时果然见那人还坐在桌前等着自己,不曾入睡。



 


“虽然有些晚,但也不要辜负了明月。”那人晃进院中,“猫儿,陪五爷喝酒可好。”

 


拿起酒瓶炫耀般地晃了晃:“梨花白太烈,竹叶青太浅,花雕太悲,松醪太静,五爷我还是最爱女儿红。”

 


展昭接过酒瓶笑道:“女儿红自然是十八年的最正” 
“好灵的猫鼻子,跟着五爷果然长进了。”

 


明月皎夜光,促织鸣东壁。

 


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!

 


一瓶酒,你来我往之即很快见底。白玉堂抖了抖朝下的瓶口似想要再倒出那么一滴两滴来……

 


“今日来得匆忙,未曾带得多余的酒。”白玉堂不尽兴地起身

 


望了望天上明月道:“猫儿,此番五爷邀你月下比剑,你可敢?”

 


展昭笑道:“奉陪到底。”

 


刹时,院中映着月色银光溢彩,流泻而出
“猫儿可还记得中元之日那局未下完的棋?”





 


“自然是记得的。”





 


“比剑也如下棋般,棋逢对手方能酣畅尽致。”





 


还未等展昭回答,白玉堂却忽然撤了剑招欺身而上。

 


展昭只觉眼前一恍,白玉堂已到跟前,贴近到让人耳热的温度:“人生如棋,棋如人生,猫儿可愿与我将棋下完?”



 


良景灯一盏,莫负两相知

 


身陷在柔软的床铺之中,展昭才想起刚刚还未回复白玉堂

 


“玉堂,人生如棋……落子不悔。”

 


“今生今世?来生来世?生生世世? 
“嗯……”

 


晓弄清光,窗外已是晨曦微露。

 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独立单照部分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放张剧照样的爪子[得瑟~~]
 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花絮部分===================


先从凌乱的片场(揍)开始,边看阅兵边化妆囧。




这个…………




狗仔队偷拍一、二、三………||||||||








特编配一、二、三(啥?????








失败的BG(啥?????
咳……没经验,于是……太BG了囧




失败的BG加强模式(这又是啥?????????????
咳……依然没经验,于是……像[和谐]强暴?[/和谐]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相信我我是来自我治愈的……
看一次感动一次我不行了,我要升仙了……我爱你们……

No title

摸摸~~~治愈吧,考试加油~~^^

很冒失的留个言咩

于是误打误撞走进来。
看到很美好的cos就忍不住留言了。

恩,
本身因为图很美,文也很美,正在感动中。
结果看到花絮就崩溃了……
谁来帮我收拾一下这微妙的情感,无欲望青天中……

No title

to sheerymai:笑~~谢谢您喜欢,本来发论坛的时候花絮是和正片分楼层发的,所以还好些,BLOG上就不行了,多担待吧O(∩_∩)O

No title

噗 最後兩張好歡樂=v=
プロフィール

kuku

Author:kuku


天蝎座A型不算太腐的小腐女一只>///<

生日:10.27(就不透露年份啦~)

身高:168



03年萌上POT至今未毕业,06年岁末跳入网舞大坑未爬出

MYU本命馬場徹,副本命SEXY的TAKUYA!

目前被某人拐进鼠猫大圈自拔不能TAT



同人文,若有您的地雷CP请绕道!

涂日记,若您觉得言辞激烈请躲开!

所有图片照片,请勿無断转载!

以上!

新鮮なパン
カテゴリー
君の足跡
コメント
タイム
のんびり場所
常常盘踞的站点
友達のリンク
サポーターCP
雷者请绕道 谢谢~

立海282
氷帝忍跡
青学塚不二
マイFLO:Q
テニミュー関連
雑誌関連
風の音、鈴の音
さくら
アカウント